与会花钱的人做朋友

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喜欢那些可以交心的朋友,大家在一起交换隐私、八卦,坐在校园草地上聊天到深夜。

如今,虽然也珍惜这样的朋友,可以聊、愿意聊的东西却越来越少。

感情、工作尘埃落定,即使没落定的,也急不来。很多现实却又无解的话题,聊一次可以,第二次会烦。因为大家已经明白,生活的答案是一日一日过出来的,而不是聊出来的。

与那些反正解决不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苦恼相比,更加苦恼的是一对好友,跨越半座城市来见面,却不知道去哪玩,去哪吃饭。结果去了一间咖啡馆,玻璃杯边缘有硕大的指纹印,又去了一间酒店,每道菜又咸又油,吃完满街找冰水。

当我们变得很忙,就希望每一次出行都有目标,每一次聚会都高质量,每一分钱,都花在自己的体验与见识上。

所以,我也喜欢那些能让我有花钱的冲动的朋友,或者说,她们教我怎么花钱。

闺蜜去美国以后,再也找不到一个人,愿意与我一起花钱住自己家旁边的酒店了。

闺蜜跟我,相识有十几年。她是一个很会花钱的人,特别擅于找到又美好又特别的小众设计师品牌,对城中的美食更是了如指掌。

有一天,她提议我们一起去住一间新开的六星级酒店。从那以后,不出门旅游,却偶尔住住豪华酒店,成了我们维系友谊的重要活动。

对于奢华的酒店,我的朋友黄小姐说,它最大的作用是帮助你认识金钱在人世间,所能铺陈的最大的舒适感。

的确,不是奢侈感,而是舒适感。奢侈是给别人看的,舒适才是自己的感受与体验。

作为我与许许这样的人,年轻时向往环游世界,然而因缘际会中,结婚生子,扎根在了一个城市。发现生活并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你想要怎样就会怎样。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没办法分阶段进行,往往需要我们既怀流浪梦,又行贤妻事;既做打工奴,又当逍遥游。

当你无法了结一件事,再开始另外一件事的时候,就需要做一个双面俏佳人。

我们在极尽所有舒适的酒店里,跑步、游泳、沐浴。更衣完毕,让服务员送餐,腿高高地翘在沙发上,边喝红酒边欣赏城市的夜景。

当人处于极度的舒适中,说话的欲望会降到最低。你宁愿细细品味酒与味蕾的碰撞,看窗外万家灯火,也不愿意去聊生活的鸡零狗碎。

一定有人会说,你体会了美好又有什么用,第二天还不是要挤在早高峰的地铁里去上班,晚上回家琢磨男人为什么越来越闷,孩子为什么越来越笨。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但事实真的不一样。

生活是克制,而人生是放纵。克制是为了活得安稳安全,放纵则是为了活得精彩明亮。这两种特质像一张精美画幅上的明与暗、红与黑,参差交错才能让我们感受到美与力量。无论只有哪一种,都是缺失与遗憾。

钱来得不容易,所以我们更要知道怎么去花。

  花钱很容易,会花钱却是修行。至少,你要努力钻研生活,知道什么是美的、值得的;知道花钱去买哪些体验,你才不会后悔,并且能够留有余香。前者关系到你花钱时的心情,后者才是我们花钱的真正意义。

当你发现多花几百块钱,真切提升了你的生活品质时,就会感谢钱所带来的舒适感,并且由衷地觉得生活是美好的。

即使有若干的不如意,它依然值得期待与珍惜。因为有那么多人,作为品牌制造者、设计者,与你并不相识,却奋斗终生,为了让你活得更有尊严,让你来到世界走一趟,看到更多的光与温暖。

我最近认识一个女生,她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买布料做的。

她愿意花时间与钱去找好布料,认为决定一件衣服品质的不是设计而是面料。她知道上海有一间订制鞋的老店,价格不贵,你却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双脚被温柔对待,而不是被轻漫地套在千篇一律的鞋子里。

认识她,很花钱,也很幸福。我走在胭脂路布料一条街上,听她讲解各种面料的区别,最后服气地掏钱买下自己喜欢并且值得的一块布,这样的时刻,我所获得的富足感,远远超出了我花的钱。

我最喜欢的服装设计师山本耀司说:“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你自己是什么样子,在于你撞上了什么。所以,我愿意与会玩会花钱的朋友在一起,与花钱买来的美好体验在一起,它们所反射出的我自己,是有趣、明亮、向上、豁达的。

图/wallcoo.net

转载声明:感谢原作者的真情剖白、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