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用原生家庭来为自己的”巨婴”状态买单!

随着心理学的传播,原生家庭成了典型的流行病。
这本是一个让你深入了解自己的入口,现在却成为了很多人停滞不前、拒绝成长和担当的借口。
生命是流动的,阻碍生命流动的,从来不是你的原生家庭,而是你的选择。
理解父母,接纳自己,拿出成人状态应有的担当、勇气,这样的话,你所营造的家庭,才不会成为二十年后孩子心中所厌恶的原生家庭。

许多人说,小时候父母的一些行为、言语、神情,曾经给他们带来过多大伤害。即使到了今天,面对白发苍苍的老人,那些好像早已痊愈的伤口,稍有风吹草动,还是会隐隐作痛。

很多心理咨询师都认为80%儿童的问题缘于他们的父母,而他们父母的问题,又有80%缘于他们本人小时候自己父母的问题。

难道这个循环任谁都无法摆脱吗?

试图改变过去,是一件永远也不会成功的事情。即使那些来自父母的伤害确确实实存在过。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也许不是逃避,抱怨,而是面对接纳,然后向前走。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完美”的父母

几乎每个人都能列出一张曾经被父母伤害过的清单。

比如偏向、忽视、过度的责备、不切实际的期许,或者是,在我们的好朋友面前的一记耳光。小时候被父母当众打在他们眼里是件很平常的事,但是却深深地伤害了我们那幼小的心。父母总是希望我们按照他们的方式做事,但是却忽视了我们内心的需求。

就是这样,我们可以抱怨父母的事情实在是说也说不完,如今生活中遇到的很多问题,也很可能就是由于父母不够科学的教养方式造成的。

但是,为什么我们可以轻易原谅理解其他伤害过我们的同学、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却唯独不肯谅解父母呢?

这也许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摆脱掉”父母就应该无微不至地爱护我们”的想法。

我们经常会忘记,父母都不是完美的父母。他们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身上具有各种各样的缺陷与不足。

他们在当子女的时候也体验过痛苦和埋怨,在为人父母之后也已经尽其所能。实际上,他们做到了能够做到的最好。为人父母,不可避免地会在孩子面前犯错误,甚至是非常严重的错误。要知道,即使是提出”幼年经验影响一生”的弗洛伊德本人,也是一个被自己的孩子责难批评的父亲。

父母就像我们自己一样值得被理解接纳

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当妈妈没收了自己的漫画,或者爸爸逼着自己抄写100遍考试出错的生字时,就暗下决心——将来等我当了爸爸(妈妈),我一定不会怎样怎样,一定要做一个让孩子快乐的父母。

等到我们有一天也成了一个小生命的父母,我们才会明白,原来每个孩子的成长都要感谢父母竭尽心力付出的照料和关心。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我们曾经怀抱过多么美好的憧憬,我们还是会犯错误,会疲惫、慌乱、不知所措,甚至发脾气、大吼大叫,一时间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

在这种时刻,我们很容易自我原谅,因为我们都知道自己不是超人,都有无法承受的那一刻。而对于父母,我们却常常忘了这一点。在孩子看来,整个世界似乎就由自己和父母双方构成,除了父母与自己之间的单线关系,一切都不存在。

其实,如果我们能从与父母的关系中跳出来,站在这层关系之外,从头到脚,上上下下把父母当做一个完整的人360度看一遍,就会发现,他们和我们一样,值得被理解接纳。

理解父母是走向成熟与独立的必经之路

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理解接纳父母,并不是父母需要我们这样做,而是我们自己需要。如果一个成年人总是埋怨父母当初的问题,说明他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为自己的现在和将来负责。的确,责备父母可以让自己感到比较舒服,因为这些责备和埋怨可以把我们的问题合理化,把责任轻而易举地算到父母头上。

有一些人坚持不肯理解接纳父母,只是为了可以让自己继续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在他们看来,自己的不幸全都是父母的责任,正是因为你们当年做了什么,或者没做到什 么,所以我今天才没有好工作、没有好家庭、没有好生活。

这种思维模式,与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又有什么不同?只有小孩子才会把自己的一切寄托在父母身上。实际上,这些人的心理仍然被束缚在幼年时对父母的依赖关系中,并且坚持用不原谅的方式维护这一关系。

一旦我们明白,理解父母是自己走向成熟和心理独立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迈出了接受父母的第一步。

当然,这并不需要你专程跑到父母面前,大喊一声”我接纳你们了”,相反,你甚至根本不用提及这一切。你只是放弃了试图改变过去的想法,放弃了”我应该拥有一个完美父母”的假设,从而用一种全新的眼光看待父母和自己。

图来自:pixabay.com

转载声明:感谢原作者的真情剖白、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