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酷能量 你恐惧的,往往并不会发生

你恐惧的,往往并不会发生

有一位女士带着焦虑、恐惧找到我,她眉头紧锁,脸上布满了乌云,她说:“老师,我真的非常非常焦虑!”

我问她发生了什么。

她说:“每天早上出门之前,我都要很仔细地检查水、电、煤气和发出去的邮件。每天都要多花两三分钟的时间检查煤气灶,这让我感到特别焦虑。我要确认两三遍,煤气灶是关好的,然后我才会出门。我知道我这样越紧张就越恐惧,越恐惧就越检查,但当时脑子里就是忍不住地会想,如果我忘记了关煤气灶,我的房子就会起火,在这个房子里住的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我觉得自己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现在安宁的生活就会遭到破坏。而我的童年经历中,有过关于火灾的记忆。”

听完她的讲述后问她:“你到底是怕什么?”

Advertisement

死亡!

“我把死亡改一个词,改成危险,你怕的是危险。什么危险呢?可能是一个房子会烧掉的危险,很多人会受伤的危险。这个危险本身会产生危险的感觉,还会产生恐惧。所以当你特别特别恐惧的时候,在你感到恐惧之前,一定是有一个想法和危险有关。这就是自动化(习惯性)想法。”

再比如,如果我们感到伤心和难过,我们大脑里立即出现的自动化(习惯性)想法是什么?是失去。可能是失去一个人,对方或许是因为生命的终结而离开,或许是别的原因离我们远去,也可能是失去了对人性纯洁的理解,也可能是失去了工作。

当我们感到难过的时候,一定要问问自己,我到底失去了什么?有时我们以为自己失去的,其实和真实失去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大脑以为我们失去了,才有了伤心和难过的感觉。

Advertisement

我让这位女士想象回到她家厨房,问她此时此刻是什么感受。

她说:“恐惧,害怕,还有紧张,然后又有自责,好像交织在一起。”

当追问她怕什么时,她说:“我怕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忘记关煤气灶,然后着火。”

再问她的内疚自责,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她说:“我知道我自己肯定会关好煤气灶的,我内疚的地方是,每天上班前都要花两三分钟,有的时候会迟到的。我就会觉得,怎么就会这样……”

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位女士的想法是关于危险——房子会着火的危险。她自责自己每天上班前都要花费时间,多用两三分钟去检查,有时还会迟到。

为什么会这样?

我告诉她:“把你叙述的整个过程分段化,把重点集中在你的想法上,这样,你就能更清晰地看到问题出在哪里。因为,如果不在想法的阶段停下来,你就没有机会去改变。”

最后这位女士发现,她的内疚其实是来源于——如果着火的话,她就要对这件事负责——每次烧完饭后,她的爱人都会关掉煤气炉,他对这一点很确定,而她是不确定的。

经过梳理,这位女士发现问题出在她的大脑里,而不是现实中。

行动治愈焦虑。

我们邀请这个女士一起来做一个实验:”把炉子关了以后,直接离开,不要回头检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我告诉她:“我们需要做的实验,不是一个危险的实验。而是真的把炉子关好后离开,过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三个星期之后,你发现房子没有着火,就不会那么紧张害怕了。”

她说:“我现在就很紧张,我的身体就在发抖。可能我没有办法去做到不检查就离开”。

是的,这个过程肯定会伴随紧张、害怕、恐惧、焦虑等等,但你想想你的目标——希望生活变得更好,所以,这个过程我们必须去面对,即使走的时候腿在发抖,也得关上门走,再难受,再艰难也得走。

在做的过程中,焦虑会慢慢地下降。行动治愈焦虑!

对未来的不确定是最大的焦虑来源。

心理学研究表明,我们所担心的绝大多数事情,发生的概率都非常非常低。但是,即便如此,人们还是习惯性的担心未来,这是因为人的第一需求是安全,出于本能,大脑会不断的探测危险,将未来可能遇到的问题都统计出来。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会沉浸在担心当中,把担心当事儿干,觉得我担心了以后,就好像是也做了什么,就不需要再去做所担心的事情了,以此作为一种心理安慰,来减轻压力。

美国杜克大学的Mark Leary教授说:“一头鹿可能会被一声巨响惊吓到而躲进森林,一旦安全,它们会立刻冷静下来继续吃草,威胁消失,焦虑也会随之消失,而不会像有些人类那样非常纠结,充满担忧和焦虑。

人类的大脑很发达,所以想的多,而为了生存和安全,大脑默认的模式总是想问题,想不足,要么是担忧未来,要么后悔过去。我们的大脑设计的非常精妙,遗憾的是,它为生存而设计的,不是为幸福而设计的。

还没发生的万一就是一种谎言。

大家经常说怕“万一”,而这个“万一”仅仅是一万里的一,而我们很多时候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这个“万一”上面,却忽略了其余的九千九百九十九。

最重要的是,如何接受生活当中的不确定,不是逃离,而是如何和它相处,面对焦虑。在行动中,就会治愈我们的恐惧和焦虑。

图来自:pixabay.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