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说实话的人,情商低

说实话是一种良好的品质,但如果不顾场合总是说实话,就是一种不明智、情商低的行为。

说真话,被视为是善良的表现。

就像《皇帝的新装》里,那个说穿皇上没穿衣服的小孩子,历来都被人赞誉为天真纯良的代表。

可是,如果一个人总是说实话,也不免显得太过刻薄。

钱钟书年轻时从清华毕业,教授都希望他留在研究院进修,可他居然直言不讳:“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够资格当钱某人的导师。”

后来他要离开西南联大,临走时还要说“西南联大外文系根本不行”,举出几个教授说他们“太懒”、“太笨”、“太俗”。

最后不欢而散。

后来连钱钟书自己都说,当年太过于狂狷刻薄。

即使如钱钟书一般才华横溢,也因为总说实话而吃了不少苦头。更不要提一般的俗人,以为自己说出了真相,结果往往吃不了兜着走。

别人孩子满月,一个说这孩子长大要发财,另一个说这孩子长大要升官,而你却说这孩子总得要有一死。恐怕连敢于直面鲜血和死亡鲁迅先生也无法接受这种不合时宜的大实话。

有人说:情商高就是心里装着别人,不让他人难堪,不让自己陷入尴尬。

总把别人难堪的实情说出来,把别人剥得赤裸裸地示众,无论如何也不算心里装着别人吧?

很多大实话,逆耳,但却不是是忠言 。说出来,只能让别人难堪,让自己尴尬。

我们的生活并不是法庭,不需要秋毫毕现,如此严肃的生活,会让人窒息。

中国人讲“春秋笔法”,既可用于写文章,也可用于说话。这是为人为事的智慧。

成熟的人,把握说实话的分寸,顾全了别人的面子,也成全了自己的智慧。

就像季羡林先生所说,做人就应该“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

只说实话,但不是所有的实话都要说了。

只说实话,是坚守自己的底线,就像谭咏麟的歌里唱道:“宁愿一生都不说话,都不想讲假说话欺骗你。”

真话不全说,则是一份机警,也是一份仁慈。就像辛弃疾的词:“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有些大实话说出来,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都是十分残酷的事情。

同样是钱钟书,年轻时候锋芒毕露,人到中年却懂得了保存真话的奥妙。1957年知识分子“大鸣大放”,钱钟书一句话都不说,结果躲过了后来引起的政治风波。

谁说不总是说真话就是圆滑?很多时候,那也是看透世事之后的智慧。

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真话不可不说,但一定不能说得太过分。其中的分寸掌握,需要生活的历练。

《春秋谷梁传》里说:“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这不失为其中一种法则。

没什么必要,最好少说。面对自己尊重的人,谈论他们可羞耻的地方与过错,并不是你的责任。见贤思齐,严己宽人,可不说的还是不要说。

非得要说的时候,不要公开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真实往往丑陋,顾及别人的名声,真话应该只对当事人说。大庭广众之下,既像是在显摆,也显得有些狭窄。

即使要说,委婉地说。鲁迅为萧红代表作《生死场》作序的时候,对小说赞誉非凡。但鲁迅后来说,序言中说小说“叙事写景胜于描写人物”,其实就是说描写人物并不怎么好。

可见,说实话的最高境界,有时候是隐去真相的残酷,是怕刺痛他人的菩萨心肠。这是一种善良。

说话很难,拿捏该说什么话更难。

不说实话未必是置身事外,世故圆滑;尽说实话也可以是小肚鸡肠、不谙世事。

图/wallcoo.net

 

转载声明:感谢原作者的真情剖白、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