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一张创可贴

婚姻中的‘创可贴’到底是什么呢?心理咨询师说,应该是你遇到问题时的冷静和变通,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缓冲。

参加酒会,特意挑了一双新鞋。结果,酒会还没有开始,脚已经磨破。我知道让脚舒服的唯一办法,是把这双新鞋立即换掉。但是,我并没有随身多带一双备用的鞋,马上去商店买一双又不现实。如果不怕丢人的话,倒是可以光着脚跟一桌子西服革履谈笑风生,问题是我还真怕丢人。

婚姻遇到问题,很多时候和我参加酒会遇到的痛苦一样。离婚,丢人;不离婚,脚已经磨破。最好最好是,能有一双漂亮而舒服的鞋子立刻出现在面前,但这样的几率几乎为零。你的晚宴包里可能会多装一支口红,但不会多准备一双鞋。

那天到后来,我几乎寸步难行。偏偏还是那种端着酒杯走来走去的酒会,所有的食物都放在餐台上,要走过去取。实在痛得不行,跟身边的女友抱怨,女友立刻从包里翻出创可贴,对我说:贴上。之后,脚不那么疼了。

深夜,另一女友跟我哭诉——事情很简单,她给老公打电话,问在哪儿。老公说在外面,有应酬,晚点回来。晚间新闻都播完了,老公还没回来,再给电话,没有人接。再打,手机关机了。女友嚎啕大哭,哭完,问我:要不要离婚?

还没等我回答,自己又哭起来,说:孩子这么小,怎么离?离了一个人带孩子怎么过?再说,离婚多丢人啊。可是不离,不离,这日子怎么过?老公把家当旅馆,想回来回来,不想回来不回来,乐意接电话就接,不乐意直接手机关机!

哭着哭着,她又后悔,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挑了这么一个男人嫁,还后悔为什么婚后一心扑在家里,光顾着生孩子养孩子,连个婚外恋都没有搞过——还曾经有男人挺喜欢她的呢,给过她暗示呢,哪怕给自己留个备胎也好啊!

她问我她该怎么办。我想起了那双酒会上的鞋。我反问她,如果你是我,很不幸地穿了这么一双鞋去酒会,你会怎么做?是当场脱掉还是忍了?当场脱掉,虽然脚不会那么痛,但可能要适应他人怪异的目光,还要当心地上的图钉啊什么的;忍了,不仅要耐痛,还须谨防伤口感染。她想了半天,最后问我怎么做的。我告诉她,我选择了创可贴,坚持到酒会结束。然后呢?她追问。

然后,如果不磨脚了,那就接着穿呗,挺漂亮的一双鞋,何必扔?如果还磨脚,再换也不迟。我对她说,千万千万别一遇到问题,就马上去想“离”还是“不离”的问题,先找“创可贴”,把伤口贴上。而婚姻中的“创可贴”到底是什么呢?应该是你遇到问题时的冷静和变通,给自己,也给对方一个缓冲。然后,给双方一个机会好好沟通,好好解决当下的问题。也许,过两天伤口就好了,而你脚上的鞋,磨那么一两次也就舒服了呢。

 

转载声明:感谢原作者的真情剖白、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