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不是坏事,除非它阻碍了行动

思考,从不是一件坏事。但过度的思考,常常很顺理成章地成为行动的绊脚石。

什么样的读者来信最让我哭笑不得,就是“点姐,我打算今晚就开始运动,但是我不知道运动前到底是应该吃个苹果好,还是喝点酸奶好,另外我去健身房要不要涂个隔离霜啊?一路上有很多灰尘,可是涂了隔离霜之后,会不会把毛孔堵住不能很好的排汗啊?运动完之后是不是要立即洗脸啊?可是洗完脸之后出门会不会被脏空气吹着了?…..点姐,运动真的好麻烦啊!”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拧巴到眉毛打结的小姑娘,为了以上这些繁琐的问题,五脏翻江倒海半小时,最终的结果:还是不去运动了。

其实,无论你空腹或饱腹、隔离或裸脸,其带来的好处、伤害,都无法与实现运动的重要性相比,更何况,如此趋所有利、避所有害的好事儿,又有谁能够给你足够权威理想的理论根据呢?

我还曾目睹一位朋友在当当上购书,久久徘徊在5、6本之间无法拿定主意(我保证不是经济困窘)。她头头是道地分析了每本书的优劣,细化到“如果我买了这本,好处是什么,遗憾是什么”,等到全部讲完之后,手一摊,撇着嘴问我,“我到底买不买了?”……

所以有时我更欣赏做事一根筋的人。每天拿出五成的时间思考就够了,因为剩下的还要留给行动。这样的人不会因为聪明而损失惨重。

其实就我的观察来讲,压根不动脑就扑上去三下五除二的人非常少,反倒是在脑子里滚来滚去一百遍,分析各种利弊可能,恨不得纠结到吐血前一秒,盼望着一个神明出来说一句,就这么做吧,我拿绳命给你保证没问题,然后才肯下手的人,比比皆是。

可是,活了这么多年,还没发现“人生压根没有任何保证“这回事吗?

“三思而后行”,到底要思多久?据传杨绛先生不是回复过一位学生的留言嘛,这位学生有一大堆的思考和问题,伴随着愁云惨雾的迷茫。杨绛说了一句在我看来适合大多数年轻人的话:你就是想得太多,做得太少。

自从我看到这句话之后,就把它抄了张小纸条,贴在了我家冰箱门上。每天路过,我就要想一想,万恶的大双子,你今天想的问题是够了,可你做的有多少?

坦诚地讲,我们从小被教导要做计划、要走一步看三步的思维模式,真的也是一把双刃剑。被灌输的“凡事要三思而后行”、“谨言慎行”,其中的“度”其实非常难以把握。

于是,在每个人长大的过程中就碰上了这一段“成长剧痛期”,我们难以把握所学信条之中的分寸,于是所学所想与现实激烈碰撞带来了方方面面的疼痛。当迷茫的现状撞上野心勃勃的欲望,疼痛自然更加难耐。

我们很无助地发现,啃书考试的时候,只要我们把公式都记住了,难题都搞清了,就能考上个差不多的分数;不管多么另类奇怪的老师,都会信誓旦旦地给你洗脑:只要你用功,就能考上好大学,就有一个好前途。

可是,当真正走入社会之后,我们面前所有的洗脑者、同时也是保证者,全都不见了。就连一向苛刻的父母,也柔软下来,没有了高考这么凌冽的人生目标,我们仿佛只要有一份工作、能生存下去,就不错。

这时不满现状、性格里愿闯爱拼的人,就不免开始变得混沌,我的下一个目标在哪里?我努力就会有结果么?几条看似差不多的路我都想尝试,但只能走一条,有谁能够替我保证我不会后悔?

于是就有了无休止的绞尽脑汁和挠破皮的利弊分析,长此以往,我怀疑人的思维定势和行为记忆会控制你,在做大事小事之前,都要经历泥泞挣扎的“思前想后”和自我折磨。

而且,两种人最极致,一是读书多的,二是欲望大的。如果你读书又多,又野心勃勃,那祝你千万别抑郁了。

当然抑郁也是一件好事,不少人从抑郁的状态里走出来之后,都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有次我和一位好友在聊起“痛苦的思考”状态的时候,她说,现在她越来越不愿意将自己长久地放置于一种计划、斟酌、焦虑、不定的状态里了,想到什么,判断一下就开始着手,其他时候清清淡淡地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因为我知道,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需要多么缜密的思考和斟酌,真的没那么严重,这只是我的惯性而已。而且我坚信,凭自己的判断力和智商,也压根不会作出多么离谱的选择。”

真的,除了升学、择业、婚姻、育儿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您格外操心,谨慎选择之外,日常生活中究竟有多少事情值得你思前想后,郁郁寡欢呢?

世上没什么事是被保证的。我感觉自己比以前成熟一些、也更轻松一些的一个标志是,我明白了一件事:没有什么事是被保证的

以前我大多的不爽和恐惧,都来源于对选择之后未知结局的担忧,我永远像一个悔棋不倦、在麻将桌上被人讨厌的弹簧手,恨不得来来回回地悔改。我总是希望自己做出最最正确的选择,绝对不能有误,这远远超出了完美主义的范畴。啧啧,完美主义是多么好听的一个词,我只能是病态到丑陋的完美主义者。

这不仅让我身边的人压力极大,当然折磨自己也更多。但可惜过了很多年之后,我发现如果有对错之论的话,我该选错的地方还是选错了,遗憾的地方也能写满一张纸,我并没有因为自己慎之又慎的神经质,而达到事事完美的皆大欢喜。

反倒是,很多本来说不定可以发出芽的种子,被我在思考之后摒弃了。由于不确定,所以也没播种。

若现在还能让神经质的我,再后悔一次,我选择后悔的是:我为何不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试一下,何苦把“试一下”的时间,都拿来苦思冥想了。

我更有切身体会的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做你的担保人,除非上帝,因为没有人能用全视角来展望这个世界,并把未来三五十年间发生的事情提前透露给你。况且,有时保留一点命运留给你的神秘感,也蛮美的。干嘛非事事都要索要个明白?若真有人能告诉你,你咽气的时候有几套房子、有几个孩子、身边是谁、有多少票子,你真想知道?

况且,渴望看到确凿的结局,才肯付出,那和爱情里面斤斤计较、衡量再三、看到对方的真心才肯表露真情的自私鬼有什么区别?你对自己的人生也太不豪爽,太没诚意了!

老天爷,你啥时候给我一个男朋友,我跟他能不能不离婚?老天爷,我辛辛苦苦复习考研之后能不能在未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老天爷,我天天运动累成狗,半年之后到底能不能瘦十斤?

就想说你一句:任谁都喜欢默默努力,心怀感激的孩子,你这么不可爱,老天爷凭啥回答你?水还没到,就问渠能不能成,你不光得罪了老天爷,还违反了自然规律。

所以,先做,别先索要承诺。有一万个细节决定你是否能如愿,日日手捧“思考”圣杯,为求一个完美结局而愁眉苦脸的人,一点也不性感。虽说思考永远是人最大的优势和进步的阶梯,但过度的思考也是人受困于情绪、招致痛苦的原因。苛刻的思考更会使一个人显得死板、沉重、了无生趣。

都说用深入的思考来指导行动,是非常明智的事。可当过度自我裹挟的思考,限制了你的行动,就太得不偿失了,毕竟,行动只是开始。

更多决定你是否能成功的因素,存在于行动的每一个细节,随时借助思考来调整航向、灵活变通,才是更重要的努力。

就好像有人把“领取结婚证”当作完美结局,而有些人却把“领取结婚证”当作战战兢兢的开始。婚姻幸不幸福,不在于你有没有选择结婚这件事,而在于你擅不擅于过好婚后的每一天。如果你是个废物,那么就算你干脆不结婚,也有可能是个失意的单身汉。

当我在家里呆坐十天,也根本想不清楚,应该先去哪个公司实习、尝试的时候,我灰头土脸迷茫得想跳楼。但当我最终随便选了一家,跑去上班的第3天,就遇到了一个碰巧懂行的同事,他跟我聊了一中午之后,就否定了我的另外几个选择——比我苦思冥想十天的结果轻松多了。

有时,你并不知道自己的哪一份积累,会在哪一个机会上为你争取致命的优势;你也根本不知道,在你广撒网的时候,会捞上来哪一种鱼。也许当你真的来到海边,看到一群一群捞鱼的人,然后突然顿悟,不想捞鱼了呢。

我在做Queen主义之前,不知道有多纠结。我不确定的问题不比我掉在地上的头发少。我不确定自己的潜力、不确定有没有人帮我、我甚至天天想象自己在拼尽全力以后摔得很惨。

但有一天,一个创业做的很棒的朋友,告诉我一句话:这世上真的有些事,是你以现在的视野所看不清楚的,你必须先走两步。

我现在特别庆幸我的开始,虽然未来仍是一片未知,但我每天的收获是可以垫底的,谁叫即便走错路也是满满的收获。

况且,想要真正地解决问题,首先,你得让问题先真实地暴露出来,而不是永远停留在设想。

是的,有些事需要先开枪,再瞄准。

作者/余点
图/pixabay.com

转载声明:感谢原作者的真情剖白、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原作者与我们联系([email protected]),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评论